毕生无悔着戎装:退伍大学生周盘龙专访

来源:天外天新闻中心 / 2019-07-18/ 点击:4740

下午三点的海棠书院外,阳光顺着伞沿滑下,略带灼热感的碎金笼着周盘龙挺直的背脊,采访的过程里他的眼中始终都闪着亮光。除此之外,你很难在他的身上看到军营留下的凌厉感,更多的是岁月积淀出的超于同龄人的沉稳,而这都是军旅生涯带给他的宝贵财富。


进入军营是机缘,也是命运的安排。高中毕业周盘龙就产生了报考军校的想法,但不巧错过了报名时间,军营梦就此搁置。转折来自大二升大三的节点,大学的生活始终没能让他找到方向感。“你想改变你现在的生活状态,但你所在的大环境就是这样,你只能想办法跳出去,尝试一下另外一种可能,再回来时也许你个人各方面都会不一样。在迷茫的时候,刚好赶上了征兵的季节,一次出门跑步看到征兵横幅,旁边有人在宣传,我就去了。”他身边的同学、家长和老师有很多人不理解、不支持他的决定,但两年多的军人梦和想要改变现状的决心推动着他毅然报名。带着最简单的热情和冲劲,这个青春懵懂的大男孩就这样一头扎进了军营。


1.jpg


军队里的训练苦,但最难忘的还是那些苦中的甜。“战友们在一起共同经历最艰苦的时光,谁也不会嫌弃谁,大家一起拼死拼活的干,对,就是共患难,没有什么利益的纠纷,很珍惜这种纯粹。”谈到战友,周盘龙的语气渐渐柔和,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时而看看杯中波动的水光,好似又被拉回了那段军营中的岁月。“我们每月外出时间只有四个小时,那段时间除了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还会给班里面的其他人带一些好吃的。”当时看起来繁重的训练,如今忆起,他还是更多地感念战友们在训练中单纯的情感,良性的竞争维持着生活里最简单的小确幸。


曾经让他感到尚且遥远的生死,现在变成了军人真实面临的挑战。周盘龙所在的部队是机动部队,2016年6月份遇上湖南洪灾,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投入抢险工作第一线。谈及这段经历,他原本明亮的眼神有些黯淡,“我们去了之后,当时就想哭。你能看到所有地方都都被淹了,路两旁全是居民,房子全被淹了,只留一个顶,没能带出来的小鸡、小狗都在上面叫,太凄凉了。”说到这,周盘龙的嗓子有些发涩,神情颇为感慨。“第一感觉是我作为士兵就是有责任,要干活。”也许就是在这一刻周盘龙产生了身为军人必须冲在最前方的使命感。“真的太感人了,当地老百姓自发地给我们送吃的、蚊香,晚上我们睡觉的时候给我们扇扇子。”周盘龙不是善言辞的人,但言语间反复的“感动”,让我们能够真切感受到灾难面前军与民最真挚的互助带给他的触动和他作为军人所收获的独特的幸福感。人的感情只有经历某些事情的时候才会感到升华到另一个层次,这个质变的点对他来说就是这次抗洪。


2.jpg


重返校园,服役的历练让曾经迷茫的男孩彻底蜕变。周盘龙还在军营时就对学校极为期盼,“真的是当兵之前,不知道学习,只感觉学习无用。但当了兵之后真的特别珍惜学习的机会,就想多学点。”回到校园后,强烈的学习意识也从不曾消褪。“每天都去一次图书馆,心里就比较踏实;如果一天不看书就会感到心慌。”当记者们问到军旅生涯是否给学习生活带来帮助时,周盘龙提高音量,不假思索道:“当然了!”提及军队带给他的改变,周盘龙侃侃而谈。“首先心理上抗压能力比较强,如果突然之间一件事给你很沉重的打击,我会更多反思这个事情的成因,而不会一下被打倒。其次当我负责一个事情的时候,我会提前打好预案,然后布置下来详细的任务,不会朝秦暮楚。”集体意识、荣誉感、审时度势的能力、周全的考虑、坚持如一的身体锻炼、强烈的目标意识等等,周盘龙作为军人时卓越身体及心理素质,在回到大学后都没有丢失,也正是这些珍贵的精神财富让他矢志考研,并成为了天津大学风景园林专业的研究生。


3.jpg


“我要好好学习英语,目标就是这两年尽可能的学到最多的东西,能学多少学多少。”这是采访最后周盘龙对自己近期目标的描述。他同所有退伍大学生一样,即便已经脱下戎装,但军人清晰的目标感已经成为融进骨子里的东西,军人的风骨也将会是伴随他一生的烙印与标签。看着周盘龙离开的笔直背影,我想“毕生无悔着戎装”应该就是对他军旅生涯的最好注脚。


供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宿锦楠 张舒媛

审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王星尧

摄影人:周盘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