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大讲堂:有关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理念与发展动态的探讨

来源:天外天新闻中心 / 2019-03-12/ 点击:584

还未到讲座开始的时间,宽敞的科学图书馆二楼会议室便已座无虚席,不同年龄段的观众齐坐一堂。伴随着下午4时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会会长郭旃入场、上台,3月11日由建筑学院主办的有关“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理念与发展动态”话题的讲座活动拉开了帷幕。


世界文化遗产,以世界全球突出普遍价值(OUV)为评判依据,其中历史见证价值、社会价值、艺术与科学价值被视为重中之重。通过围绕价值标准、真实性完整性、保护管理等方面的讨论,世界文化遗产在争论中不断被保护与传承。


IMG_0048有水印.jpg


保留世界遗产的真实性,是指保留遗产的历史感还是它最辉煌的面貌?这个有关文化遗产保护的疑问在19世纪困扰着许多专家。那时“风格式修复”思潮一度模糊了人们的视线,历史建筑的修复原则从基于严谨的考古学研究基础、提倡“最少干预”的保守式修复理念,发展到更为大胆的“完全修复”理念。为了呈现“最辉煌的面貌”,许多历史遗迹因此失去了历史性的风貌。郭旃会长接着阐释了遗迹保护的真实性核心——考虑设计、材料、工艺、背景环境四个方面。以此来看,一些“用了原构件,却没有放置在原位置”的修缮也是违背了真实性原则的做法。严格遵守真实性的原则,才是对历史遗迹的尊重与保护。


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具有诸多的价值,那么最应该被看重的价值是什么呢?郭旃会长给出的答案是历史价值。原因是社会、艺术与科学等价值都依托于历史价值而存在,它应是遗产保护的核心坚守。然而现实是对诸多价值的追求充满矛盾,尤其对社会价值的重视时常成为遗迹保护的阻碍。郭旃会长展示了诸多充满遗憾的古建筑修复案例,如东京都汤岛的重建。小岛原本是个古色古香的岛屿,然而迫于对发展的渴求,岛屿需要进行新的规划重建。令人无奈的是在全民投票之下,百分之九十五的民众都愿意拆除岛中的古建以促发展,一个历史遗迹就此消失。


问题.jpg


那么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之路又行进的如何呢?从1930年开始有遗产保护意识,到如今的世界第二大申遗国家,中国的文化遗产保护在曲折中发展。郭旃会长专门提及了梁思成先生的古建修复体系——“以求现存的构物寿命最大限度的延长,不能像古人拆旧建新……”“我们所做的一切维修部分,在文物跟前应当表现得十分谦虚……”。郭会长认为梁先生的文物保护思想在那个时代的中国已经十分领先,虽然有“整旧如旧”等尚未成熟的思考,。但仍应鼓励各学者彼此之间没有隔阂地展开关于中国遗产保护的探讨。


“不要低估自己,也不要低估大众。历史回顾带来的即刻情感共鸣,即使是没有受过历史教育的人也能感受得到。”历史遗迹承载着人类的共同记忆,我们在创造未来,也要让我们的创造能有未来。


供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王天慧

审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张睿珺

摄影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田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