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合璧 共奏华章:长荣之夜天津大学2018新年音乐会

来源:天外天新闻中心 / 2017-12-24/ 点击:5505

七弦泠泠,十指轻轻;才起更落,拂罢还拢。求实会堂昏黄的灯光下,徜徉着一片古穆的琴音。1222日晚7时,天津大学新年音乐会在天津大学北洋园校区求实会堂拉开帷幕。这是一次中西文化的碰撞,是琴弦与乐管交相应和的盛宴,更是是浪漫主义与写实艺术的水乳交融。


3.jpg


音乐会以北洋民族管弦乐团演奏的《达勃河随想曲》开场。随着乐队指挥冯公让手中的指挥棒顿起、挥落,温婉的二胡声在会场上缓缓响起,一片宁静中,乐声骤然爆发,间之以悠扬的笛声和跳跃的琵琶拨弦之音,千回百转、风云变幻。静时如和风细雨,沁人心脾,动时如惊涛骇浪,荡魂摄魄。接着,幻想曲《秦兵马俑》和《西北组曲》用其极富民族特色的曲调,勾画出一幅幅从古老的卷轴、辽阔大西北平原抑或是热闹喜庆的场景中款款而来的画面。转轴拨弦间,都是从音符中走出的遥远的故事。


4.jpg


台上的乐手们,白衣白裙,或坐或立。指尖划过琴弦、拂过音孔,或轻轻握住马尾绑制的琴弓,手起音落,催人心肺。他们或微阖双眼、内敛感官,推弦的幅度随着呼吸频率一起一伏;或侧耳聆听、屏息凝神,俯仰之间奏出雷霆万钧。琴弓轻舞,如划过麦芒的镰刀,流出跃动的音符;琴弦微颤,如停落鸟雀的细枝,奏出如泣的叹调。


乐声缓慢回旋上升,如婉转的炉烟;又忽而极速坠落,如风暴中的航船。这是一场弓与弦的战争,它们紧紧相扣、奋力摩擦,仿佛再甚半分便会狼烟四起、灰飞烟灭;继而又委婉温柔,像是双方终于愿意偃旗息鼓、销声匿迹了。


下半场的舞台上,北洋交响乐团的演奏气势磅礴。提琴柔软、长号铿锵,鼓声阵阵有如山崩地裂。《热巴舞曲》、《胡桃夹子》、《科里奥兰序曲》……一首首经典的西洋古典名曲在求实会堂的舞台上被奏响。乐手们的目光凝聚在乐队指挥王梓身上,在整场演出中,他是乐队的灵魂,指挥着舞台上的千军万马。指挥棒飞扬,舞台上的琴弓起起落落,如同一片森林,响动着阵阵音乐的涛声。


2.jpg


大提琴深沉厚重,小提琴婉转悠扬,千丝万缕扣人心弦,缠绵悱恻又难解难分。二胡声萧瑟凄凉,虚无缥缈,琵琶声玲珑轻佻,百转千回,犹如声声切叹,又如少女冷泣。一扣一拨,一张一弛,犹如琴弦震颤着的心脏,不疾不徐却声声彻骨,牢牢地掌控着在场观众的呼吸。


诺大的求实会堂里,管弦之声从舞台上漫下。台下一片静默,只有乐声在观众席之间幽幽回荡。乐声高低起伏如万顷烟波,观众仿佛置身于沧海之巅。起调如泣如诉,观众无不悲从中来、泫然欲泣;继而气吞山河,让人瞬息转悲为喜、神清气朗。如同一场神秘庄严的宗教仪式,台下的观众与台下的乐手已然一体,共同完成这场壮丽恢弘的表演。


1.jpg


今夜的音乐会不仅是一场听觉与视觉的盛宴,更是中西方音乐的交汇相融的华丽典礼。在过去的几千年里,中西方音乐独立发展、自成体系——西方音乐真实自然,中国音乐空灵变幻。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人通过音乐交流各自的风花雪月、喜乐忧愁。几千年来,它们不曾相遇,但因它们灵魂相似、源起相同,直到西方古典音乐跨过万水千山,与中国的丝竹管弦相遇、碰撞,迸出火花的那一刻,我们才发现,它们就像是相知多年的旧友,文化与地理差异已磨合地毫无痕迹,它们的每一次融合,都是音乐史上的壮举。


寒夜在求实会堂的音乐声中悄然退散,一场中西合璧的音乐风暴正在上演,这不仅是中西方文化传递与交融的机遇,更像是一次邂逅的奇迹。


供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胡钰

审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宋茜

摄影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班心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