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故事汇】闫方超:抛却味同嚼蜡,尝遍酸甜苦辣

来源:天外天新闻中心 / 2017-12-31 / 点击:447

新城市中心C座12层,冬日的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玻璃窗投射进房间。将视线放远,下层是灰色的阴霾,上层是澄澈的蓝天。这里是天津布尔科技有限公司的所在地,是闫方超和他的团队逐梦的地方。


从大一逍遥自在,平均成绩70多分到保研时的专业第一,他完成了自己的蜕变;从成立第一家公司三年宣告破产,到布尔科技公司如今的二轮融资,他接近了自己的梦想。他说,我不要味同嚼蜡的人生,酸甜苦辣都经历过的人生才会异彩纷呈。

dk2.jpg


闫方超2010年于天津大学研究生毕业,留校一年做科研助理与代课。学校的生活稳定而安逸,时间轴仿佛突然被拉得很长很长,人生好似一眼就能看到尽头。如此一年后,他终于按捺不住渴望冒险的天性,毅然辞去了旁人羡艳的工作,下海经商。他想要打造类似大众点评平台的汽车后市场,为汽车的修理、美容、清洁、保养提供网络平台,因此成立了克莱申克有限公司。初期的团队只有寥寥几人,起步阶段举步维艰。他们用工作积累和借的钱投入将近一百万,仅仅维持了三年,公司便破产。第一次创业的尝试给了他当头一棒,也让初入社会的他赔了一二百万。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便去了圣地西藏。在西藏的两个星期,他唯一的意志力都用来对抗高原反应带来的头痛,晚上睡觉醒了就赶紧吸氧。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感受,他踏上了回程的路。


回来后,闫方超冷静地分析了失败的原因:企业类型的选择错误。他把企业分为平台型与实体型两种。平台型,如阿里巴巴、京东、大众点评,是他的团队第一次的尝试。自己不生产东西,需要强大的运营能力和良好的运营模式,最重要的是持续投资宣传让大家知道。运营方面,三个人都是工科出身,并不了解;模式方面,存在两个维度的模式,一个是需求频次高,额度低,另一个是频次低,额度大。汽车维修不确定性大,修车洗车便宜的几十,贵的一两千,两个维度都不大符合;钱,刚毕业的它们是捉襟见肘。以上种种,导致了第一家公司最终的倒塌。实体型,如西门子、因特尔、IBM,主要是提供解决方案,在解决方案中有自己的产品。闫方超的第二次创业将企业转型为提供解决方案兼顾为客户提供自己产品的定制化服务。

s.jpg


重振旗鼓,布尔科技公司成立了。为了让企业在茫茫商海中活下去,第一年,他们几乎什么项目都接,甚至给一个埃及的客户做过一个抽奖软件供开年会用,利润仅仅六七千元钱,却要用美元结算,需要外汇账户。他们还做玻璃水、润滑油、防冻液的代理,进一大车的玻璃水,一箱好几十斤,六七个人从下午一点搬到八九点,第二天早上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仅仅是不舍得花钱雇人。用闫方超的话来说,“就差扛大包蹬三轮了”。在接到第一个500台设备的项目后,大家欣喜若狂。然而,供应商提供的是劣质的返厂件,500个原件基本上都报废了,不仅耽误了时间还浪费了金钱,导致15年4月10日无法交货,延迟两三个月,违约金相当于500套新零件白送给客户。但,他们都坚持下来了。


闫方超原来晕车严重到自行车骑快了都晕,高中的时候坐在自行车后座都能摔下来。出门上车就吃晕车药和安眠药,醒来就吐。为了开发设备团队去张北做汽车实验,极度晕车的他也没有退缩。在张北,一天都在车上度过,他前两周基本上吃什么吐什么,别人吃了饭做实验,他吃了饭就去吐得昏天地暗。两周之后突然“打通任督二脉”,从此再也不晕车。


第一年公司盈亏平衡后,第二年慢慢收缩业务范围,只干汽车行业的,逐步把精力投在主营业务上。第三年以后只专心做一款产品。如今,企业逐步发展壮大,一年经手的车主数据有10pb,可以装满一万个电脑的硬盘。


闫方超十分欣赏王阳明的心学。王守仁强调根据自己的良心做事,人不可能学到所有的知识,总有没有接触过的知识,此时就应该遵循自己的内心。他认为当今社会看短期利益靠蒙骗没问题,但长期利益就要诚信。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应该给客户承诺到什么程度,尽量减少做有违内心的事情,才能取得长久的发展。


“我觉得创业很有意思,即使失败了也是interesting,再体验一遍酸甜苦辣咸,希望最后能够停留在甜上。”闫方超笑着说。一步步走向成功的途中,甘澧入喉,怎一种酣畅淋漓了得!


供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高媛媛 余欣宬高媛媛 余欣宬

审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王一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