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传:大数据浪潮下的自媒体审视

来源:天外天新闻中心 / 2017-12-05 / 点击:418

熄灯四小时后,寝室里只有小咩的双眼照亮着电脑屏幕。鼠标点击“保存并群发”后,她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床,盯着手机屏幕那可怜的阅读量蹙着眉头睡去。这是作为宣传委员的她的普通一天,或许也是现下正活跃在人们视线中的新媒体工作者的常态缩影:熬,只问疗效。

 

【昼夜:宣委的苦恼】

“竞选宣传委员时我很紧张,因为宣传对班级来说很宝贵,我很担心能力不足让大家少了那种归属感”,谈起这一切的开端,小咩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真正开始做推送之后,自己也不知道能做成什么样子,甚至不太知道想做成什么样子。熬到两三点钟去排版,看的人其实没有几个,大家都不太关心;后来我也开始学着敷衍,发一发水贴再去班级群里吆喝求点赞,公众号看起来就好看多了。”


“班级推送主要是推团日活动等内容,更像班级的回忆录,做出来也只有班级内部同学会去转发,并没让人有想读的欲望……”


“在班级公众号里,花费很长时间做一篇高质量的推送与简单地做一篇质量不高的推送,阅读量是相差无几的……”


……

 

我是小图一号.jpg


这是宣委们透着无奈的心里话。通过这些言语,似乎可以看到班级宣传方面存在的巨大“黑洞”——推送的可读性。一篇又一篇受众狭窄、又带有强制性转发要求的推送陈列在历史消息里,没人来评判它们是否优秀。就像拿着枯燥的剧本表演、明知得不到掌声还要坚持到谢幕的演员一样,他们失去了本可以拥有的对高质量的渴望。

 

【 迷失:自媒体的路】

宣传媒体工作者们拼命地熬,似乎是为了好看,可又似乎更多地是想要一种数据化的“疗效”:班级公众号总是推着与班级无关的无意义水贴;盲目“蹭热度”求猎奇以提高阅读量;网站上花样百出的扫二维码求关注……拿着买来的粉丝喝彩更响亮一些吗?顶着10w+的名号催生的视点更尖锐一点吗?


大数据的浪潮中央,不少自媒体裹挟着热词、焦点和话题呼啸而来。他们传递着多元信息传递,却可能暗藏着无趣的噱头甚至有误导性的观点。许多自媒体正在慢慢迷失着:想要从热点中发掘新视角,却为了阅读量而千篇一律的谈着表象,想要深挖却又不敢深挖,被大数据背后隐藏的东西牵引着,背离了宣传原本的样子。

 

【评判:真诚又公正】

评判一个公众号好坏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我是截图二号.jpg


小灰在校期间承担着对宣传工作的部分考核工作,她认为“确实可以说是阅读量和点赞量,在一般情况下推送质量与数据反馈是成正比的。而一篇具有可读性的推送,就是好推送。无论推送的是必须发布的重要通知信息,还是风格新奇夺人眼球的新媒体文学。”


和小灰想法类似的新媒体宣传人员不在少数。同时,几乎所有平台都会选择用定期总结分析粉丝量、阅读量等数据的方式进行阶段评估,在此基础上可能还会进行粉丝黏性的分析。就像她所说:“没有数据就没办法量化一个阶段里的努力。”


长期进行新媒体工作的岚岚却有不同的想法,她认为评判标准“是一篇推送的用心程度。如果是推送某个通知,则主要看排版格式是否合理;如果是打文字仗,则看语言是否精致、风格是否统一;如果是表达生活美学新理念,则看平面设计是否美观……

 

我是流程图三号.jpg


就好比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内容、语言和排版的确是被普遍认同的评判标准。翻译追求着信达雅,而一篇好的推送,则要求着精、新、美。主动提高推送的标准,是一个好的公众号不变的追求。 不单以数据论英雄,是我们看待一个公众号最公正的标准。

 

【责任: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当被问及校园新媒体宣传时,受访者更倾向于将其作为线上信息的来源。的确,新媒体有着强大的载体——手机,在低头族随处可见的大学校园,线上宣传在短时间抛掷多种信息,顺应着“碎片化阅读”的潮流,让人在阅览信息的同时就可以筛选信息。但宣传的目的又不仅仅是这些,没有温度的抛掷数据从不是宣传的终极武器。


信息化的时代,我们都渴望在屏幕上捕捉温暖:一篇提醒你给家人主动打个电话的推送、一支让你知道有人在偷偷爱着你的广告、甚至只是一句微博后台回复,都是宣传可以提供的温暖。这个充斥着机器、数据、虚拟的时代,或许可以冲淡联系、冰冻情感,但它也可以因为传播了一句让人们有共鸣的话,而变得真实可爱。宣传背后隐藏着的意义就在于此——让世界变得温暖。


麦克阿瑟说:老兵不死,只是慢慢凋零。对于日益扩大的宣传阵地来说却并非如此,每一代、每一步皆是能操纵的最大化。除去时代给予的,如果自媒体人更多地把目光汇聚在引导与探索、发展与传播上,也许能把心里的负荷和肩上的担子都卸下一些。


不忘初心,更多地去传达有意义的文字,而非碎片化的寥寥字句或功利化的草草敷衍,这才是宣传最初的使命,也是永远的使命。


供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班心蕊 巩锦瑾 王奕钧

审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李燕妮

摄影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班心蕊 巩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