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风霁越:人生如戏 姹紫嫣红为哪般

来源:天外天新闻中心 / 2017-12-04 / 点击:179

眼波流转,水袖轻扬,云步轻点,温柔喟叹。越剧的桃红柳绿、病男怨女、雨恨云愁、风月无边 ,最是熨帖人心思。12月3日下午2时,由北洋越剧艺术研究会、共青团天津大学委员会和北洋艺术教育中心共同举办的“2017光风霁越”折子戏专场演出于北洋园校区大学生活动中心一层报告厅举行。


看烟云过眼,钱塘将近。却又是秋色满目,霜林红染。满腹伤感,都化做水袖蹁跹舞。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的《白蛇传》的选段《西湖山水还依旧》讲述的是,许仙为法海所骗,避入金山,白娘子遍寻不见,悲从中来,柔肠寸断。只见台上的一对璧人轻扬起蓝色的水袖,她们每一次的回眸掩臂,转身蹑足,甩袖摆肩都将“西湖山水还依旧,憔悴难对满眼秋”中白娘子只见西湖山水依旧,良人却无踪无迹的绝望悲痛之情演绎得淋漓尽致。


第二版3.jpg


三五月华溶溶,花影隔墙暗动。《西厢记·琴心》叙莺莺夜听张生抚琴,遂心意相知之事。思美人兮,一曲三弄,休疑作步摇玲珑,环佩叮咚。崔莺莺饱含感情的唱腔将我们带入到一出关于爱情,更关于知音的传奇。而接下来出场的何文秀一身蓝衣,手执一把画扇,将一路访妻的所见风景以及对妻子“情义长”的感叹娓娓道来。或许造化弄人,谁也不知命运的洪流将向何处流去,但从何文秀的歌声中我们听出,纵使命运坎坷,总会有那么一份坚守留存。


二版1.jpg


风过竹间,琅玕吹动,尽做悲声瑟瑟;雨打茜窗,声声不绝,偏给断肠人听。《断肠人》改编自陆游与钗头凤的故事,叙述方雪影与张文超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悲凉故事。虽身着便装,但方雪影那一声声愁叹怨泣,也足以让台下的观众为之动容。她愁一声风摧树木,叹一声情天难补;怨一声神捉鬼弄,更泣一声相思长短。花心思雪肚肠,唯有越剧消受得起罢。


越剧在情上作文章,看天地看前后,唱不离一个情字。我们跟随《追鱼》选段《张郎你听我从实讲》,听一场跨越妖与人的红尘大隐;跟随《红楼梦》选段《黛玉焚稿》,看一场断肠连断肠,啼痕覆啼痕,痴情随着火光焚尽的魂归离恨之晚;跟随《红楼梦》选段《哭灵》,怨一场倾城不见,多愁病添之情爱,叹一场只得灵前,含泪满眼之悔恨。演员们在台上的一颦一笑,一掩眉一摆肩,一声声轻吟浅唱,都将我们带入那一个个熟悉的民间传说,一幅幅经典的场景画面。他们将鲤鱼精的一往情深,黛玉焚稿时彻骨的仇怨和凄凉,宝玉哭灵时无尽的悔意和悲怆表现得淋漓尽致,现场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第二版4.jpg


随着一曲《五女拜寿·奉汤》的清唱,本场演出也接近尾声。虽是清唱,但我们能通过这歌声感受到背后的故事。杨继康带着夫人与翠云投奔三女儿三春,却又寻访不得,讨饭饿倒雪地,为三春叔弟邹士龙搭救。时将大寒,在凛冬之前,这样一出折子戏,着实温暖人心。


第二版2.jpg


用歌声与舞蹈,越研所有演员们从疏落的叶声里,剪出一片遥远而温暖的月光。这月光照见春秋代谢,照见盛衰冷暖,掺上西湖上三潭的反影,西厢下风似的琴声,秋窗风雨夕的断肠泪,成流水清音,一并呈现给我们。春来之时,期待与他们再聚。


供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马晓珂

审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焦嘉凝

摄影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王奕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