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音乐人】赤子之心 音乐守拙

来源:天外天新闻中心 / 2017-04-15 / 点击:1338

北洋园中,有人才华横溢而恭谦内敛,也有人嗓音低沉似玉石之声,他们二人相识不到两年,所做音乐,虎斑霞绮,林籁泉韵。于大学初见,两人话语投机,志同道合,便一起做音乐。刘天韧作词谱曲,曲中有白昼、微风和清泪,王子健倾情歌唱,唱出四季、晴雨和笑靥。音乐路上,他们栉风沐雨、砥砺前行。


IMG_3(2)副本.jpg


苦心孤诣 九朽一罢


“才发现一秒一帧一瞬太久,固执却一日一夜一直不走”­——《导演》


刘天韧和王子健创作一首歌往往需要耗费二十多个小时。


写歌时,刘天韧一般会先谱写旋律,再进行整体的编曲工作,最后依据音律为这歌曲搭配歌词。旋律与编曲的创作始于灵感的闪现,源于生活的灵感在他心中引起滔天巨浪。激情迸发,旋律不断涌出大脑,他的笔尖淌出流畅而自然的音符。灵感如涨潮的海水,不停地拍打着他那片创作的沙滩,启发出歌曲旋律。然而,这瞬时性的灵感并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一开始的丰沛情感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退,激情枯竭,更多的时间里,刘天韧只能字斟句酌歌曲剩下部分的旋律。


既然是一个组合,两位音乐人之间也必然存在磨合。倘若编曲的高音部分超过王子健的音域,又或是王子健对歌曲旋律有不同的见解,就会对歌曲做进一步的修改。改歌时,两位音乐人会先彼此沟通,进而得出一个大体的改编方向,再局部精细化。歌曲小样需要这样一遍遍打磨,才能最终变成令人满意的成品。


在刘天韧看来改歌是一项与编曲具有同等难度的任务,他这样阐述自己对整个歌曲创作的理解:“编曲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灵感、需要激情;改歌是一个从有到更合适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更需要的是有效的方法而非灵感与激情。”由此看来,写歌和改歌是两件相辅相成的事,缺少一个,最后呈现出的作品都无法令人满意。


IMG_5120副本.jpg


牛刀小试 初写黄庭


“指尖的风 吹得那么轻,我抱着琴 哼得很小心”——《未及秋》


最近,这两位校内音乐人正在为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做最后的收尾工作。这张即将发行专辑曲风多变,类型多样。刘天韧和王子健二人大胆尝试,流行、爵士、中国风、电子等多种音乐风格都在这张专辑中得到展现。


当被问及歌曲涉猎为什么要如此广泛时,王子健顿了顿,认真地回答道:“我们期待自己的工作,不单单是抱着一把吉他、弹出几个和弦、哼唱几句歌词就能完成的事,而是将音乐还原成它本身。”刘天韧点头表示认同并进而补充说:“一直以来,我都抱有一种观点,就是一个优秀的音乐创作者,应该是那种将音乐中所有曲风都掌握透彻之后再回头创造有自己风格音乐的人。”因此,这张专辑倾注着刘天韧和王子健心血,其中歌曲,无论是编曲还是整体的音乐架构,所包含的音乐现象和音乐元素都是比较丰富的,每支旋律都有属于自己的特点,每首歌也都有独一无二的闪光点。


IMG_2(2)副本.jpg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他会说得很小心,他会变得很认真”——《导演》


结伴行走于音乐这条悠长的曲径中,刘天韧和王子健两位音乐人不断摸索进步着,对待音乐小心。越走,越发现音乐的隐秘和美好;越走,越发现创作的深奥与艰难。一路走来,他们在一次次听他人的歌曲时,琢磨音乐的创作想法,得到多种编曲启发;他们在一遍遍听歌手演唱时,深思歌手的歌唱方法,参悟各样处理技巧。在点点滴滴之间,二人的默契愈加上升,取得的音乐成果愈加丰硕。畅谈未来,他们希望自己能在繁重的课业中挤出更多时间,做出更多令人满意的佳作;他们期待自己即使并非出身科班,也能摘得属于自己的音乐桂冠。


期待吧,他们的音乐里会有春天的踏青远足、夏天的蛙鼓虫鸣、秋天的山风晓月、冬天的枯树江雪,他们的音乐里有的都是生活,都是他们用赤子之心表达出的对音乐的守拙。


供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贾依诺

审稿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李柏

摄影人:天外天新闻中心 霍欣芷

评论